屿浪岛的阿七

微博:屿浪岛的阿七

美女与野兽(三)




金知妍把筷子塞进小选的手里,用她的手包住女孩的手,“筷子要这么用哦,中指在这里,食指在这里。”

看着女孩一脸认真的样子,金知妍弯起嘴角。

小选抬头就看到了金知妍上扬的唇角,“知妍,笑,为什么?”

女孩现在已经能认很多字了,但是语序语法还是有很多错误。另一只手揉了揉女孩的头发,“因为小选很乖啊。”

金知妍的脸庞感受到了温润的感觉,女孩鼻间的热气仿佛还留在脸颊处。不可思议的低头看着女孩,突然杂乱无章的心跳让她红了脸。

“你,你干嘛。”

女孩对金知妍的反应有些疑惑她晃了晃头,孩子气的开口:“知妍,亲我,以前。”

原来是之前金知妍对她鼓励的亲吻,也被小选学来了。小选把头埋进金知妍的怀里,筷子早就歪在了桌子上,她双手搂住金知妍的腰,晃了晃她。

“知妍知妍,摸摸。”

金知妍揉着她的后勃颈,听着从小选嘴里发出舒服的呼噜声,笑了出来,“你到底是猫啊,还是狼啊。”

金知妍一直不愿意把小选一个人留在家里,但是同事突然打电话说公司有急事,唠叨了小选好久才匆匆忙忙出门。到了公司才发现是一直喜欢自己的男同事想约自己吃饭。

一瞬间金知妍的脸就冷了下来,扭头就离开了。男同事在身后追了好久,竟然追到了她家楼下。

“请你自重谢谢。”

“别介啊,同事这么多年给个机会不行吗?”看着金知妍还是冷言冷语,丑恶的面容终于露了出来,“不就是欲擒故纵吗?你装清纯给谁看啊。”

说着男人居然伸手拉住了金知妍的胳膊,“你家不就在这里吗?走啊!”

就在两人拉扯的时候,突然从楼上传来了一阵阴森的狼嚎。男人怔了一下,金知妍立马挣脱了他的束缚,跑进了楼道。

推开门就看见小选趴在阳台冲着楼下呲着牙,嘴里发出攻击的信号。

“小选?”

转过身来的女孩眼里的阴狠还没有消除,金知妍被吓了一跳,女孩向她奔跑过来。以为女孩的狼性又被焕发出来了,金知妍闭紧双眼。

迎接她的并不是想象中的疼痛,而是女孩子特有的香软触感。女孩紧紧的抱住她,鼻间急促的喘气打在了金知妍的脖子上,这让金知妍莫名的有些紧张。

抬手搂住女孩的腰,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,“小选怎么了?”

“啊呜——”

“你看到了对吗?”

怀里的女孩点了点头,金知妍收紧了搂住她的手臂,轻轻的吻了吻女孩的额头,“谢谢小选,刚才是小选保护了我哦。”

看着女孩还是一脸不开心,金知妍向上扯了扯她的嘴角,“不要不开心,你不开心我也不开心了。难道你想让公主不开心吗?”说完这句话,金知妍脸有些发红,称自己公主这种事情,还是比较让人害羞的。

女孩看见金知妍故作伤心的样子,单纯的她以为金知妍真的很难过。女孩赶紧撑起一个笑容,凑过去亲了亲金知妍的脸颊,“不生气知妍,要开心。”

脸上还再不停的传来温润的触感,看着女孩干净的双眼,金知妍知道,有什么东西已经在自己心里发芽了,并且以一种无法控制的速度生长着。


这次给她开门的又是女孩,穿着厚重的羽绒服,带着围巾帽子手套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,“朱延,你来了。”

“……”孙周延点点头,“是,我来了。”

这个时候穿好衣服的金知妍也从房间走了出来,“周延来了。”

“你们出去玩就出去玩,为什么非要叫上我?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”冬天到了,再加上研究所没什么事情,孙周延早就已经进入了冬眠的状态。

周延啊,我想带着小选出去玩,你快点过来。

金小姐,你带小选出去玩和我快点去,这两间有什么联系吗?

这是小选第一次出门,我比较担心,而且我们要去附近的公园,需要你的车。

孙周延看着牵着女孩一步一步下楼的金知妍,撇了撇嘴,低声呢喃着,“沦陷吧沦陷吧。”

昨晚是冬天的第一场雪,金知妍看着女孩扒着窗户向往的眼神,不由得软下心来,抬手摸了摸她有些肉乎乎的脸颊,“小选以前怎么过的冬天呢?”

“和同伴们一起玩!在地上跑!”女孩期待的看着金知妍,双手搂住她的腰,把头放在她的肩胛骨上,轻声说到,“我也想和知妍一起玩!”

金知妍笑着搂住比自己高的女孩,拍了拍她的腰,“那我是你的同伴吗?”

“不是,你是我的公主。”

下了一夜的雪,地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。女孩撒欢般在雪地里奔跑,金知妍在身后紧紧的跟着她。

踩雪的感觉让小选想起了以前的生活,下意识把手放到地上。

“小选,不可以。”

女孩委屈的扭头看向金知妍,慢吞吞的站起身,“知妍,对不起。”

金知妍小跑到女孩身边,帮她整理了一下有些跑偏的帽子和围巾,轻轻的捏了捏她的脸,“小选要乖一点哦。”

路上的行人并不多,孙周延看着坐在后座,专心给女孩系安全带的金知妍,叹了口气,“金知妍你和她什么关系?”

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,金知妍揉了揉小选的头,在她傻呵呵的脸上落下一吻。

“不舒服要和我说哦。”看着女孩扒着车窗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,金知妍把她的头扳了过来,“不看,会头晕的。”

女孩看着温柔的金知妍,伸手抱住她,“喜欢知妍。”

完全被忽视的孙周延起了个坏心思,把手放在车窗遥控上,“知妍啊,你知道狗和狼其实都是一家吗?”

“什么?”

吱——

“哇!”像是发现了新大陆,女孩把脸凑到窗边并张开嘴巴。

“孙周延!窗户关上!”

被打了一巴掌的孙周延只好撇撇嘴把窗户关上。金知妍把女孩拉到身边,看着女孩被吹的有些发红的的脸,狠狠地瞪了一眼孙周延,“小选如果感冒了,你就死定了。”

赶紧搓了搓手放在了女孩的脸上,被冰冷的触感刺了一下,金知妍吓了一跳,“冷不冷小选?”

“嘿嘿,不冷~”说着说着,女孩把头埋进金知妍的怀里,轻轻的拱着她的肚子。顺手把她搂在怀里,金知妍一手摸着她的头,一手轻轻刮着她的鼻子,“傻子。”

“金知妍你看见过你的眼神吗?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是不是喜欢她。”

金知妍低头看着瞪着一双纯净的双眼看向她的女孩,手抚上她的眼睛。柔软的睫毛扫着她的手心,一下一下的,扫到了她的心里。

“是的,我喜欢她。”

车内陷入了可怕的沉寂。

仿佛感受到了气氛,女孩有些不安的拉了拉金知妍的胳膊。伸手揉了揉小选的耳朵,金知妍低头在她的鼻尖落下一吻,“乖,马上就到了。”

孙周延看着在雪地里闹成一团的两人,无奈的揉了揉眉毛。在金知妍决定收养小选的时候,她就担心现在的情况会发生,每次看见她们的相处模式,孙周延都越来越担心,现在金知妍突然承认了,她反而有种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的感觉。

远处的女孩学着狼的样子,低头吃了一口雪,把身旁的金知妍逗得笑个不停,却在下一秒被金知妍拉起来,狠狠地教训了一顿。认命的揉了揉脸,孙周延叹了口气,“希望你能幸福吧。”

脸上冰冷的感觉让女孩愣了一下,不可置信的看着站在不远处冲她做鬼脸的金知妍,女孩冲她扑了过去。

左躲右闪的金知妍还是被敏捷的女孩扑倒在地。女孩撑着胳膊,笑嘻嘻的看着金知妍,“知妍坏。”

手摸上女孩因为玩闹而露出来的耳朵,轻轻的扯了扯,“我怎么坏了?”两人的距离让金知妍有一瞬间的迷离,手从耳朵慢慢滑到了她的脸颊,“小选怎么可以说我坏呢?”

女孩被金知妍摸得舒服,脸自主的向她偏去,她现在已经能很好的分清金知妍是不是真的生气难过,“知妍一直都很好,我很喜欢知妍。”

“有多喜欢?”

存心想逗一逗她,金知妍笑着看冥思苦想的女孩。刚想摸一摸她的头,脸上却迎来了密密麻麻的轻吻。

“我真的很喜欢知妍。”

这个时候,金知妍在她的双眼里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身影,只有自己。

心里的种子长成了参天大树,并且有突破身体的趋势。胸腔的震动让金知妍拉下了小选的头,她准确的吻住了她的唇,很久,很久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美女与野兽(二)




金知妍捂着淌血的胳膊,突然想到了孙周延之前和自己说过的话。


两只不属于一个领地的狼,想要在这个领地共存,那么就要角逐,相互撕咬,争出谁才是真正的头狼。输得那一方,要么臣服于头狼,要么就夹着尾巴离开,最惨的便是被头狼咬死。


金知妍一直觉得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在她们之间的,在抚摸小选两天过后,她打开了阳台的门。小选像好奇宝宝一样东奔西跑,她充满爱意的看着她,却在转头给她端肉的时候,被她狠狠地咬了一口。


永远不要把你的后背留给野兽。


电击棒在小选身后的桌子上,金知妍只能用自己的双拳双腿来和她搏斗,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,那种想要把自己撕碎的眼神又出现在小选的眼睛里。


在阳台被关了那么久,她的行动能力已经大大减弱,金知妍侧身躲过她的一跃,抓住她的后腿将她压在地上。女孩的身体里仿佛蕴藏着巨大的力量,几个挣扎便把金知妍摔在了一边。


她立刻扑了过去,撑在了金知妍的头顶,稍有尖锐的牙齿正一步一步的逼近金知妍的脖子。


如果脖子被她咬到,那么自己就真的要game over 了,金知妍用尽全身的力气,一个抬腿,膝盖重重的撞在了女孩的腹部,看着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的女孩,金知妍乘胜追击,骑在她的身上,掐住了她的脖子。


“让你给我皮!好好给我看看!你输了!你输了!”


孙周延接到金知妍的电话,立马穿着衣服就赶了过来。推开门就看到了满地的血迹,而两位主人公都是奄奄一息。


人狼女孩蜷缩在沙发上,捂着腹部不停的呻吟。金小姐则捂着胳膊坐在地上,胳膊上的伤口还在滴血。


女孩看见有陌生人的到来,发出了低吼,却在金知妍一个眼神下,默默地低下头,一言不发。


“我去可以啊!金知妍女士,恭喜你成为这片地区的头狼!”


“你赶紧闭嘴,我血都快流干了。”


孙周延一边帮她包扎伤口,一边开口调笑她,“你这是怎么打赢她的,请头狼金女士和你的小狼周延分享一下!嗷呜嗷呜~”


“你有点恶心。”金知妍看着又想偷袭孙周延的女孩,皱起眉吼了一声,“小选!”


孙周延一扭头就看到,本来目露凶光的女孩一瞬间趴在了沙发上,还呜呜的叫着,“调教有方调教有方啊!金知妍同志,请您一定要加入我们动物研究界,你一定会成为划时代的人物!”


“再贫就滚蛋。”


把小选制服后,果然顺利了许多。


金知妍站小选的身后,从她的腋下把她提了起来,“你给我站起来走路!”天知道她每次看小选用四肢上蹿下跳的时候有多别扭,第一件事就是要教她走路,用双脚!


女孩瞪着大眼睛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,晃了晃头,发出了疑惑的声音。


“看我!看我的腿!学我!”


到底是人类,理解能力还是过关的。小选扶着金知妍的肩膀,勉强的站了起来,双腿还是不习惯有些弯曲。金知妍看着比自己高了半头的女孩,露出了善意的微笑。


金知妍扶着小选把每个房间都走了个遍,牵着她来到了厕所。看着女孩有些充满疑问的双眼,金知妍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个大变态。


“咳,你要学会用坐便器。”说着拉着小选的手,指着马桶给她解释到,“这就是坐便器,你要用它上厕所。”


“嗷呜~”


“说人话。”


接受到金知妍的眼刀,女孩缩了缩脖子,低声回答:“哦。”


发出哦这个词,是在两天前,金知妍正在接一位男同事打来的电话,满篇的废话让金知妍都是以‘哦’敷衍过去。


而小选就蹲在她的身旁,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她。挂了电话,金知妍顺手捋了捋小选的头发,谁知道她突然开口。


“哦。”


????


金知妍反应过来她是在学自己说话后,十分惊喜,奖励似的捧住了她的脸,在她的脸上落下了鼓励的吻。


“我们小选真的好聪明啊!”


而人狼女孩呢?仿佛是被金知妍的喜悦所感染,她也咧开嘴笑了起来。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看着十分可爱。



金知妍你要知道动物也是有情绪的哦。


想到这句话的时候,金知妍正对着又冲自己龇牙咧嘴,四肢着地的女孩一筹莫展。本来还在蹒跚学步的小选,不小心把桌子上的牛奶打翻了,不会清理的她把牛奶踩得到处都是,于是金知妍生气了,并且吼了她。


听到金知妍的怒吼,女孩先是吓了一跳,然后瞬间就变成了之前的形态,眼神里充满了委屈和怒气。


本以为又要和她大战一回,许久没听到的狼嚎又从女孩嘴里发出,她低着头走向了阳台,把自己蜷成一团卧在软垫上。


金知妍愣住了,小选刚才好像哭了。


一瞬间她清醒过来,悔恨懊恼涌上了心头。她走进阳台,看着在颤抖着的女孩,她也红了眼眶。


坐在她身边,金知妍摸了摸她的头,女孩并没有躲开她的手,她反而哭的更厉害了。金知妍把她抱在怀里,手一下一下的摸着她的脑袋。


“对不起小选,我不是故意的。你做的很好了,你一直在往好的方向发展,是我心急了,我不应该吼你的,我一直想希望你能快快的变成真正的人,我想看你奔跑微笑说话的样子。你很优秀,真的。你做的很好了。”


金知妍抱着她说了很多很多,再低头的时候发现她已经睡着了,脸上还挂着两道泪痕。金知妍把她抱到床上,给她盖好被子,在她额头落下一吻。


“晚安,小选。”


一个月后到访的孙周延被惊呆了,给她开门的是女孩,帮她倒水的也是女孩,满房子用双腿乱窜的还是女孩。孙周延碰了碰坐在她身旁专心批改小选作业的金知妍,“她这进步速度是不是有些快?”


金知妍推了推眼镜,抬头看着端着杯子的女孩,杯子有些不稳撒出了一点水,女孩赶紧抬头看看金知妍,冲她讨好的笑了笑。


“快吗?正常吧,小选本来就很聪明的。”


孙周延听她叫小选总会起一身鸡皮疙瘩,“你不会把她当女儿养了吧,她这样子看起来和你也差不了多少,最多不超过五岁。”


“可能是学生吧。”


“你别越距啊,别把人当童养媳就行。”


“有病吧你。”


接过女孩递来的水,看着她站在自己面前,大眼睛期待的看着自己,孙周延有些不解。


“你没有对她说谢谢。”金知妍在旁边好意提醒到。


“噢噢,谢谢小选。”果真女孩点了点头,去做其他的事情了。


“礼貌还挺周全。”孙周延看了看金知妍手里的本子,上面是简单的拼音字母,“不是吧,都开始认字了?”


金知妍招了招手,女孩便一颠一颠的跑到她身边,孙周延看着女孩坐在金知妍旁边,一瞬不瞬的盯着她,皱起眉头。


“小选,和周延打个招呼。”


“你,好。”


孙周延惊的瞪大双眼,“你好你好。”


“我叫,小选。”


“呃,我叫孙周延。”


“孙朱艳?”女孩学孙周延的发音还有些不到位,疑惑的看向金知妍,而早就笑弯了腰的人,抚上小选的脑袋,狠狠地揉了起来。


“小选怎么这么可爱!”


孙周延冷脸看着两个人的互动,嗤笑一声,“麻烦告诉她我名字的正确读法好吗?”


金知妍停止两人的嬉闹,摸了摸女孩的后背,一字一句的教她,“小选看我。孙,周,延。”


“孙朱延。”


叫了几次都是孙朱延,看着再次笑喷的金知妍和一脸笑意的女孩,孙周延放弃了。爱叫啥叫啥吧。


“小选,她是谁?”


“金知妍,知妍姐姐,我的,公主。”


孙周延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温柔的金知妍,“你也太不要脸了吧金知妍!你居然好意思教给小选这么肉麻的话?!”她赶紧扭头看向女孩,“来小选,和我说,周延姐姐是我的王子。”


女孩没有立刻学,而是扭头望向金知妍。金知妍给她使了个颜色,女孩笑嘻嘻的看着孙周延,开口。


在她开口的前一秒,孙周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
“笨蛋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美女与野兽(一)

美女与野兽(一)



求助,人狼是怎么回事?


求助,捡到一只人狼该怎么办?


求助,要怎么与人狼相处?


求助,被人狼咬了需要打狂犬疫苗吗?


金知妍的心情无法形容,她甚至不知道怎么去说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看着锁在阳台里目露凶光的少女,金知妍很方。


事情很简单,陪小侄女参加什么丛林大探险活动的时候,在丛林的边缘她发现了浑身赤裸的女孩子,用动物的行动方式,四肢着地的奔跑。


金知妍吓傻了,那姑娘看见自己,双眼发着绿光,一下子冲上来咬住了用来遮挡的左手。痛彻心扉,根本不是人的牙齿,尖锐得一瞬间就刺破了自己的皮肤,反手就把捡来的石头打了上去,那个女孩晕倒了。


后来丛林管理员说,丛林里的拦网破了个洞,怀疑有狼或者其他危险动物钻了过来,探险活动立马结束,金知妍看着赤裸的女孩,善心大发,把她给带了回去。


在听了一晚上凄惨的狼嚎后,金知妍后悔了。


透过阳台玻璃看着脏兮兮的女孩子,身上给她穿的衣服也都被撕烂了,一脸要撕碎自己的样子,金知妍咽了口口水。


疯了疯了,真的是要疯了。


金知妍看着手机里的资料,皱起眉头。


人狼,是人的身子,狼的行为。这种事情以前发生过,孩子被扔在丛林里,然后母狼把孩子叼走当成小狼养,这个孩子便会变得和狼一孙样,行动,思维,饮食都会和狼一样。


不是没有过救助成功的案例,但是金知妍可不觉得自己能够胜任。被咬烂的胳膊隐隐作痛,还好这是个人类,她没有得狂犬病的危险。


联系上在动物保护局工作的学妹孙周延,金知妍把这只人狼的事情告诉了她,孙周延表示了很大的兴趣,并立刻驱车前往她家。


孙周延看着在阳台里踱步的人狼,她发出了一阵阵的感叹,“以前只在书里看见过这种事情,没想到没想到啊,居然能见到真的!”


“别说没用的,快告诉我怎么处理。”金知妍只想赶紧脱手这个麻烦,她真的是受够了,“要不是房子隔音好,她那嚎叫都能让别人把她捶死。”


“我的建议,第一,交给当地的动物保护局。第二,你自己养着。”


“我自己养着?你疯了吗?动物保护局电话是多少?”


“喂,你不会觉得很拉风吗?人狼哎!你可以教导她成为真正的人啊!”


金知妍晃了晃帮着厚厚绷带的胳膊,“你可以去让她咬一口试试。”


保护局的车来的很快,看到女孩的样子都觉得十分惊人,立刻同意要把女孩带回去实验,不,是观察。


看着负责人看向女孩的眼神,这让金知妍非常不舒服,非常。


失去人狼朋友的一个星期后,处理完文件后的金知妍大大的伸了个懒腰,轻声感叹着生活的美好。


调咖啡的时候,她接到了孙周延的电话。


“明天和我去看一看你的那匹狼吧。”


“Sorry,纠正一下,是你们的狼,不是我的。她现在怎么样和我已经彻底没有关系了。”


“你,还是去看看吧。再待下去,可能她会死。”


第二天看到真实的情景的时候,她才知道孙周延话的意思。


女孩脖子被套上项圈,浑身赤裸着在笼子里冲外面的人呲着牙,而笼子外的实验人员用恶心的目光打量着女孩,嘴里说着一些令人作呕的词。


女孩扑上去的一瞬间,脖子上的项圈便发出强大的电流让她瞬间瘫在地上,他们的嬉笑声变得更大,仿佛是耍猴一般,控制电流的遥控器在他们手里轮流把玩。


“为什么会成这样。为什么。”脖子上爆出的青筋说明了金知妍现在的情绪已经快要到临界点了,她现在很生气。


“上面的人说,这种事情不归我们动物研究所管,我,无能为力。”


“如果她还在这里,她会怎么样。”


“去除野性,成为这群人的玩具。”


“我要带她走。”


重新回到阳台的人狼,熟悉了地方后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。如果不是胸部的起伏,金知妍都以为她就这么死掉了。


“她现在估计是严重的营养不良,这段时间根本没有好好进食,现在是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。但是知妍,你要是想要接近她,一定要小心。还有,狼是社会性极强的动物,要征服她,你就要让她知道你的地位在她之上,也就是说,你要做头狼。真正能震慑住她后,事情就会简单很多了,毕竟是人,不是动物。”


拿着孙周延离开前放下的电击器,金知妍推开了阳台的门。女孩一动不动,如果不仔细听几乎无法听见她的呼吸声,金知妍蹲在她身边,一手紧紧的握住电击器,另一只手轻轻的戳了戳女孩,毫无反应。


把电击器放在兜里,金知妍一把抱起女孩,出乎意料的轻,金知妍差点抱着她仰过去。挣扎了几下便没有了动静,金知妍把她抱进厕所,对她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的清洗。


清洗后的女孩子露出了真正的样子,抛去有些粗糙的皮肤外,修长的胳膊,长度惊人的双腿,怎么看都是位标准的女神。金知妍一边感叹可惜,一边给女孩子修剪指甲。


人狼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,被衣服束缚着的感觉令她十分难受,可是没有了指甲,她也无能为力,只能不停的蹭墙。没有太多力气的她一会就又倒在地上。


金知妍瞅准了她瘫在地上,才把门开了个缝,把煮好的牛肉端了进去。女孩凑过去嗅了嗅并不吃,孙周延解释过,长时间吃生肉,对熟肉并不是很习惯,耐心等待就好。


果然,晚上散步完回来的时候,盘子里的肉已经空了,而女孩正蹲在门口处盯着自己,眼冒绿光。


金知妍从窗户丢了块肉进去,看着女孩一跃而起就把肉接住了,这让她顿时有一种养了只大狗狗的感觉。


卫生清洁是一个巨大的问题,充满野性的女孩让她十分头痛,接近她会咬你,不管她的话,脏乱卫生让稍微有些小洁癖的金知妍十分抓狂。


金知妍拿着电击器对着女孩,时不时放出电流恐吓她。电流发出的声音好像让女孩子想到了当时在笼子里的时候,她低吼着,眼神变得充满攻击性,一步一步的后退着。


金知妍突然想到在笼子里被不停的电击的女孩,有些心软。收了电击器的一瞬间,女孩便露出牙冲自己扑来。


滋——滋——


看着瘫在地上一颤一颤的女孩,叹了口气。何必呢?


一段时间下来,女孩已经熟悉了身上的衣服和给自己投食的人。看着门缝被打开,女孩懒洋洋的掀了掀眼皮,看着那人走了进来,女孩扭头看了看周围,也不是很脏。


金知妍现在的心情可不如她这般轻松,平静相处下来后,她觉得现在是时候要在进一步了。一步一步的逼近她,金知妍紧了紧手上的电击棒。


摸上她的头的一瞬间,女孩扭头避开了,她抬起头看着金知妍,眼神里没多大的攻击性。金知妍又壮胆摸了上去,这次她没有躲开。


或许是头上的感觉十分舒服,女孩又把肚皮露了出来,就像一只求摸摸的大狗,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金知妍。


好萌……


女孩的眼睛很大,眼角处有些向下,看起来就像一只顽皮的猫咪,如果可以忽略她的有些外露的舌头。


摸动物和摸人类还是有差别的,金知妍轻轻的揉了揉女孩的肚皮,好像比刚来的时候要健康很多了。金知妍随意坐在地上,女孩便凑了过来把头放在她的腿上。


一下一下顺着她的头发,金知妍都没有发现她眼里的光简直温柔的一塌糊涂。


“给你取个名字好吗?小选可以吗?”


女孩像是听懂了她的话一般,轻声的呜咽,金知妍笑着在她头顶落下一吻。


“小选,以后好好好听话哦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薄荷味的女朋友(二)


2


吴宣仪看着站在校门口冲自己微笑的金知妍,再一次脸红了。


这已经是这一周的第三天了。金知妍每天早上要在门口站岗,吴宣仪进校门的时候就能看到她,平常也就是两人互瞪一眼就结束了,没想到金知妍居然不按套路出牌!她居然冲她微笑!?


可怕可怕,金知妍这个疯婆子。


“上一次的成绩出来了,咱们班两极分化太严重!所以,老师考虑了一下,咱们实行一对一互帮互助。”


当吴宣仪坐在金知妍身旁的时候,她还是没回过神来。直到后背传来一阵刺痛才把她拉回神,低声吼到“你疯了?!”


“上课不听讲,发什么呆?”


是的,吴宣仪和金知妍同桌了。这是吴宣仪自打知道金知妍的存在后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没想到,居然发生了。


流年不利,流年不利。


在看看坐在不远处的傅菁和戚砚笛其乐融融的样子,吴宣仪流出了嫉妒的泪水。


不得不说金知妍是个合格的老师,只要吴宣仪上课睡觉,她的后背都会准时的传来钻心的剧痛。一段时间下来,她的成绩没怎么上去,背部抗压能力和反应力倒是大大的提升。


她奶奶还担心问她,是不是起疹子了。


吴宣仪只想呵呵。


数学课的吴宣仪是雷打不动酣睡。金知妍知道吴宣仪对数学不敏感甚至十分厌恶,就好心的没有打扰她。看着睡着的吴宣仪,金知妍勾起嘴角,这家伙睡着了还是很乖的。



作为初中学生会纪律部的部长,金知妍成功的得罪了年级里的女混混们。于是在放学的路上,金知妍被堵在了巷子里。


头发被撕扯着,金知妍胡乱中的动作又激怒了那帮人。她们嘶吼着要脱她的衣服,就在金知妍准备认命的时候,吴宣仪出现了。


那个时候的吴宣仪不是现在吊儿郎当的样子,她骑着自行车,修长的腿撑着地,头发松散的绑在脑后,蓝色的校服让吴宣仪看起来像一位清爽的少年。


“放开她,否则杀了你们。”


女混混的注意力瞬间就被转移,把那个时候还不是很‘有名’的吴宣仪围住。吴宣仪把自行车公整的停到路边,把外套脱了丢给只穿着内衣的金知妍,“纪律部部长怎么能这个形象?会扣你分哦。”说着还对金知妍做了一个wink。


再扭头看向这群女生就是一副臭到不行的脸,“你们是真想死了。”


金知妍坐在吴宣仪的车后,环抱着吴宣仪的腰,头轻轻贴着她的后背。在吴宣仪僵直的动作下笑出了声,“吴宣仪你都用什么沐浴露啊?”


“干嘛?我昨天洗澡了!”


“傻子。”


薄荷味,是清凉的薄荷味,就像吴宣仪一样。


回忆在吴宣仪靠过来的脸戞然而止。扑鼻而来的薄荷味让金知妍猛然往后退开,却差点重心不稳摔过去,还好吴宣仪一把把她拉了回来。


“喂,有这么激动吗?”


“什,什么?”


吴宣仪又是一副臭脸,冲门口努努嘴,“你的追求者。”说完就起身离开教室,还顺手把和戚砚笛说说笑笑的傅菁也带走了。


金知妍扭头看着吴宣仪离开的背影,她完全能感受到吴宣仪周围的低气压,尤其是当她和自己的那位追求者擦肩而过的时候,吴宣仪这个家伙居然撞了他?


金知妍眯起眼睛,笑了起来。


吴宣仪最近又十分不爽,不是十分,是非常不爽!问她为什么不爽,她又支支吾吾什么都不说,每天拉着傅菁要去揍这个人,打那个人的。


而作为吴宣仪的好兄弟,傅菁心里和明镜一样清楚。不就是因为最近金知妍和那个追求者走的太近了吗?不就是亲眼目睹了金知妍收下了那人的情书吗?不过听笛笛说金知妍拒绝了那个人,但是不让她告诉吴宣仪。


扭头看着暴走的吴宣仪,傅菁慢慢悠悠的开口:“老宣,你是不是喜欢金知妍啊?”


吴宣仪的表情瞬间就像吃了屎一样难看,她一个箭步冲到傅菁面前,几乎是吼出来的。


“谁喜欢金知妍?!”


“呃,不是吗?”


“不是!”把傅菁赶走后,吴宣仪躺在草地上,看着天空飘来飘去的云,哎,那朵好像金知妍哦。再一次,吃屎表情。


吴宣仪对金知妍的注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?


小学的金知妍还是个肉乎乎的小团子,经常跟在吴宣仪屁股后面要和吴宣仪一起玩耍,在家里听了那么多遍的金知妍有多优秀,吴宣仪是看都不想看见她,毫不犹豫的一脚把她踹开。


好像是初中吧,初中的金知妍突然就长开了,突然就成为大家嘴里的漂亮同学,再加上她本身就乐于助人,更是被叫做女神。


刚上初中的吴宣仪性子还没有收回来,再加上青春期,更是脾气冲到不行。所以在一次检查中,她和老师吵了起来,不可开交。


就在她准备动拳头的时候,金知妍突然抓住她的胳膊,向老师道歉,替自己开脱。那老师还准备继续纠缠下去,金知妍双手合十,看着老师


“拜托了老师,放过宣仪吧。”


谁要你求情啊?吴宣仪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,咬了咬唇,这种自己树立多年的敌人到头来发现是个好人的感觉,真的是差到不行。


后来好像就对金知妍开始在意了,那次被欺负吴宣仪是知道的,她早就收到消息。奈何被老师批评拖了一段时间,她疯一样到处找金知妍。


不过还好,她没迟到。


金知妍看不见的是,被环抱住的吴宣仪,其实脸都红到脖子根了。


就在吴宣仪准备承认自己对金知妍的感情的时候,突然收到消息,那位追求者要和金知妍告白了。瞬间积攒的勇气全部消失,慢慢腾起的是遏制不住的怒火,这男的敢这么快告白,还不是有金知妍的授权?!


一瞬间,吴宣仪眼里崩出精光,好,先让我把你这个追求者收拾了,在来收拾你金知妍。


等金知妍知道消息赶到现场的时候,吴宣仪一个人坐在篮球上晃晃悠悠,而那位追求者躺在地上不省人事。


“吴宣仪你疯了?!”


看着金知妍一脸怒气,吴宣仪本来挺羞愧的心,一瞬间又升起怒火,“你这么紧张他?!他弱爆了!我一拳,他就成这样了!你和他在一起,谁保护谁啊?!”


“你干嘛这么生气?”


“我……”看着金知妍脸上的笑容,吴宣仪不争气的红了脸,抬头看看天,“咱俩发小嘛。”


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。”


“我,我好像挺喜欢你的。”


吴宣仪闭眼等着金知妍的嘲笑,却等来了金知妍的吻。吴宣仪自来熟的搂上金知妍的细腰,加深了这个甜到不行的吻。


金知妍好甜哦。


金知妍坐在前车车杠上,抬脸就能看见吴宣仪一脸傻笑。被吴宣仪环抱着,金知妍再次清楚的闻到了她身上的薄荷味,“吴宣仪你知道吗?你身上有一股薄荷味。”


“啊,有吗?”吴宣仪侧头闻了闻,没闻到,挑挑眉“是体香吧。”


金知妍懒得理会吴宣仪嘚瑟的小表情,靠在吴宣仪怀里,金知妍觉得,有一个薄荷味的女朋友,也挺好的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薄荷味的女朋友(一)

薄荷味的女朋友

OOC

校霸吴x学霸金

“通报批评,高二3班的吴宣仪,聚众打架滋事,记大过!如果你下次在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你就可以收拾书包滚蛋了!”


如果真的能让吴宣仪滚蛋,那她早就滚了无数次了。那么多钱都拿到手了,怎么可能让吴宣仪滚蛋?金知妍瞥了眼大腹便便的校长,啧啧,中年油腻男。再转眼看向站在人群中一脸吊炸天的吴宣仪,唉,青春叛逆少女。


“下面要来表扬一下我们高二3班的学生会副主席金知妍同学!在这次的省级英语竞赛中夺得了第一名!”


吴宣仪抬头看着谦虚有礼的金知妍,不屑一笑,装,再装我都能看到你心里的春风得意。虚伪!


要说吴宣仪和金知妍的缘分,那可要从两个人光屁股的时候说起了。在她俩还没有出生的时候,吴家和金家就已经做了邻居,只不过两家不太对付,导致两家的孩子也是处处攀比。


吴宣仪在上高中之前,是三好学生一枚,也是能和金知妍争个高下,只不过初中中途,家里发生了变故。父母双双出轨,于是他们痛快的离婚,选择追逐自己的幸福,但是谁都不愿意带上吴宣仪。在老家的奶奶听说了,就搬了过来,现在和吴宣仪住在空荡荡的吴家里。


吴宣仪也从这里开始转性,从小就男孩子性格的她,成功的成为了街区的一霸。导致新学期一开始,吴宣仪就成为了学校的风云人物,在一个一个的击败挑战者后,吴宣仪成功的成为了校霸。


而金知妍的生活就顺利太多了,爹也疼,娘也爱的。生活是顺风顺水,除了吴宣仪时不时闹出来的幺蛾子,金知妍一向是本着大家都是发小,能不和你敌对就不敌对的心,奈何吴宣仪真的是个大麻烦,慢慢的也对吴宣仪看不顺眼了。


但是多少年了,两个人都已经习惯在学校里看到对方的身影了。不过,她俩是绝对不会承认的。


“老宣!你的饼。”傅菁是吴宣仪的好兄弟,别看她傻乎乎的她练拳击已经有五六年了,吴宣仪都不敢和她轻易动手。


“菁菁,你说,我们下一个目标是哪个学校啊?”


“你还打啊?你都被处分了!”傅菁真的是佩服吴宣仪的胆量了,早上才被关进小黑屋,中午就已经策划下一次的群架了,“你看你的手,上次打的伤都没好呢。”


“你不懂,做老大么,就是要高瞻远瞩。”


正巧金知妍这时从她身后路过,轻飘飘的说了一句:“呵,无聊。”


吴宣仪炸毛了,两个人对上了。


傅菁像是完全熟悉这个状况一样,趁吴宣仪和金知妍吵架的时候,偷偷把吴宣仪手里的饼拿了过来。


“呦副主席,您不无聊?每天查裤腿,不知道的以为你裁缝呢。”吴宣仪在金知妍这里,已经报废了不下10条校裤。


“学校有规定,就要遵守。你看你的头发颜色,不知道的以为你杀马特呢。”金知妍对吴宣仪的头发不满很久了,奈何校长被贿赂她怎么说都没用。黑色头发的吴宣仪会更好看啊!


“我杀马特?”吴宣仪最讨厌别人这么说她,一把抓过金知妍的衣领把她推到墙边,“你有本事再说一遍!”


吴宣仪没意识现在她们之间的距离,金知妍是有感觉的,吴宣仪的脸就在眼前,她身上的薄荷味把金知妍拉进回忆中,初中时候,她俩还是能好好打招呼的同学,怎么现在成了这样?


傅菁啃着饼看着一个一脸狰狞,一个双眼放空,砸吧砸吧嘴,无聊的人们。



吴宣仪和傅菁躲在草丛里,凌乱的脚步渐渐远去,直到消失她们才从草丛里出来。吴宣仪帮傅菁拍了拍身上的树叶,皱着眉说:“条子怎么来了?谁报的警?我没看到有人去打电话啊。”


“不知道,可能是附近的居民吧。老宣我饿了,我们去吃饭吧。”


“猪。”


看着对面埋头苦吃的人,吴宣仪左想右想觉得这事不对,肯定是有人要整自己了。越想越可怕,吴宣仪把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
“老宣你干嘛呢?面都坨了。”


“我跟你说,有人要整我!要置我于死地!那人想让我坐监狱!”


中二!傅菁忍住没有吐槽出声,从吴宣仪的碗里把卤蛋抢了过来,不再理一惊一乍的吴宣仪了。


金知妍纳闷,最近的吴宣仪是不是转性了,居然能安安静静的坐在教室里。看着后排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人,金知妍戳了戳旁边的戚砚笛,“你知道吴宣仪最近怎么了吗?”


戚砚笛瞅了一眼吴宣仪,又看了看和她一个动作的傅菁,抽了抽嘴角,“不是很清楚,貌似是有人要找吴宣仪的麻烦。”


“找她麻烦?”吴宣仪的群架在金知妍眼里就像是小孩子的小打小闹,没几次能打起来,再说了有拳击手傅菁在旁边,她是真不怎么担心。


“傅菁说上次和十三中约架,中途警察来了。然后吴宣仪就成这样了。”


金知妍无语了,吴宣仪可能也就这点出息了。


最近有让吴宣仪很头疼的一件事情,校花金知妍有了一位新追求者。金知妍不缺追求者,但是那些追求者都是望尘莫及,金知妍鸟都不鸟那些人,但是新的这个男生不一样了,从大城市转来的,还是校篮球队的主力,长相也是十分帅气干净。如果金知妍继续和往常一样,吴宣仪也就懒得说什么,但是吴宣仪居然第一次在金知妍的脸上看见娇羞的表情!


可怕可怕,金知妍居然动了春心。吴宣仪越想越生气,却又不知道这气从哪里来,于是她更生气。一个人就约了十三中的人,要再战江湖。


一个人哪是七八个人的对手,单挑也总有体力耗尽的时候。所以等傅菁找到吴宣仪的时候,吴宣仪已经躺在地上,满脸是血。


就在傅菁抱着吴宣仪嚎啕大哭,发誓要为她报仇的时候,吴宣仪抬手精准的捂住了傅菁的嘴,“请你安静。”


第二天的吴宣仪轰动了校园,校霸吴宣仪虽然经常和别的学校打架,脸上会有挂彩的时候,但这么严重的伤是第一次见。


左眼乌黑,嘴角发红,脸上破皮,鼻梁贴着ok绷,额头还贴着纱布。是很严重了。


在门口站岗的金知妍看到这样的吴宣仪愣了一下,向她投去疑惑的眼神,结果那个家伙看都不看自己就进去了。


吴宣仪躺在草坪上,看着空荡荡的校园,心里没由来一阵烦躁。


“喂,脸怎么回事。”


自己的小腿被踢了,看向作俑者,吴宣仪火气更大了,“不关你的事。”


金知妍也是一肚子火,好心关心你,你居然这个态度。强压下离开的冲动,金知妍坐在吴宣仪旁边,一句话也不说。


“有事说,有屁放。”


“你就不能文明点?”金知妍真的很讨厌这种话从吴宣仪嘴里说出来。


“尊敬的副会长大人,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
“脸怎么回事。”


吴宣仪看着金知妍认真的眼神,心里的火气就像是被扎破的气球,一瞬间就无影无踪了。她别过头说:“傅菁弄的。”


“你和傅菁打架了?”今天的傅菁脸上也有伤。


“不是!就,不小心弄的。”其实她脸上的伤真的大部分都是傅菁弄的。


昨晚傅菁找到她的时候,她脸上的血是被揍到鼻子流的血,她一抹就糊了一脸。傅菁不听她解释,非要拉着她去报仇,本来吴宣仪和十三中的人都和解了,结果傅菁上去就给人一拳,而吴宣仪在拉架的时候,眼睛不小心得到了傅菁爱的拳头,长年打拳击的力气是能忽略的吗?她几乎是被打飞了,脸撞在了树上,于是就成了这样。这么丢人的事情,她是绝对不会说的,尤其是金知妍!


当傅菁穿着被剪了裤腿的校裤,看着黄榜上她巨大的名字后面一串的罪行,愣住了。这,是什么情况?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那之后(傅宣)

在那之后

傅宣
现实向OOC


傅菁回过神来的时候,她正站在台下,而眼前是红了眼眶向她走来的吴宣仪。低头看着止不住哭泣的吴宣仪,傅菁用力的抱住她。


除了不哭了,你很棒,你在我心里是第一,这几句话,傅菁实在想不出其他的话来安慰吴宣仪,她希望吴宣仪一直是笑着的,她又希望吴宣仪能这样好好发泄出来。于是内心交战的她,在听到吴宣仪抽噎的时候,只憋出了两个字。


有我。


成团两年,傅菁应该感谢腾讯,还好不是一年的昙花一现,是两年。两年内,她可以陪吴宣仪做很多事情,她们可以一起出席很多活动,她可以和吴宣仪有很长的相处时间。这两年的吴宣仪身边,都会有她傅菁的存在。


傅菁突然想到微博上粉丝们的调侃,男二剧本。


傅菁轻轻的吻了吴宣仪的头发,才不要什么男二剧本。


坐在回宿舍的车里,听着那些女孩子们吵闹的声音,傅菁突然想到了她和吴宣仪刚分进一个宿舍的时候,那个叫自己小关之琳的小杨幂。


这个时候的傅菁突然很想回到那个时候,然后她想珍惜和吴宣仪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她想收藏所有吴宣仪看向自己的样子和眼神,她甚至想把吴宣仪藏在自己的兜里,让她只属于自己,让她快快乐乐,安安全全。


听着外面粉丝大力的叫吴宣仪的名字,傅菁闭上眼睛。


痴人说梦罢了。


吴宣仪是在深夜感受到了傅菁的不正常,今天的她们都太累了,收拾过后都快快的躺下休息,准备迎接明天的首演。就在她快要入睡的时候,她突然听到飘窗那里传来一声叹息,很轻,可她还是听见了。


吴宣仪在心里长舒一口气,起床走到傅菁床边,看着她肿着眼睛看向自己,吴宣仪心里软了下来,“眼睛肿成这样,明天首演还上不上台了?”


傅菁没有说话,只是拉了拉吴宣仪的手。吴宣仪装作很无奈的样子,掀开她的被子,躺在她身边。


“睡吧,我在你身边的。”


傅菁突然有点纳闷,不应该是自己安慰她吗?安慰她不要想太多,安慰她她在自己心里永远是第一,安慰她她其实值得最好的。为什么要安慰我呢?


“菁菁啊,你特别优秀真的。你值得更好的。”


两个人在彼此的心里都是好的,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。


傅菁紧了紧和吴宣仪相握的手,彻底进入睡眠。


看着入睡的傅菁,吴宣仪却又睡不着了。睁眼看着天花板,吴宣仪的思绪开始飘远。


因为身体不舒服,再加上不停的跑通告,吴宣仪根本没有练习的时间。被换队长时,她也只能压住自己的情绪,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,冷淡一些。哭泣的时,也只能止住眼泪,拍拍身边的队员说几句打气的话。


她自认为心大,不会太记事,可是怎么来说,她也会有敏感的时候,她也会有想哭泣,想倾诉的时候。这种时候,以前倾诉的人都是程潇,而现在她只能一个人往肚子里压,压不住就只能抱着被子无声的哭。


所以当傅菁进来的时候,就看到吴宣仪背对自己把头埋在被子里,身子止不住的抽搐。


在傅菁对吴宣仪的印象里,她不是这么一个会释放自己的情绪的人,大多数的她都是跳跃的,是笑着的,或者是官方的。傅菁也知道吴宣仪身上的压力和热度,她一边心疼,却又一边羡慕。


蒙在头上的被子被夺走,吴宣仪立马捂住肿着的眼睛,“把被子还给我!”


吴宣仪不知道甚至不想知道来的人是谁,她只想一个人发泄,然后下一秒的她依旧是那个风光靓丽的吴宣仪。可是这个人非不如她的意,就在吴宣仪有些生气准备发火的时候,她被拉入了一个怀抱。


“我都知道了,宣仪,辛苦你了。”


傅菁一直都不是个会说话的人,她经常温温的,不太愿意去争去抢。而傅菁的安慰在她听来,更是苍白无力,但当吴宣仪抬头看向她的时候,傅菁眼里的光让吴宣仪愣住了。她是在,可怜自己吗?


“我不是可怜你,我觉得你非常棒,可能有些时候,这个世界对于优秀的人就会给她们一些大大小小的磨难,因为不优秀的人变得优秀很难,而优秀的人要变得更优秀就会更难。吴宣仪,你看开点嘛。”


吴宣仪在她有些撒娇的话尾中,伸手环住了她的腰,把脸埋在她的腰腹,她一边感叹她们的默契,一边却又想逗逗这个女孩,“你不是可怜我,那你是什么?”


傅菁突然想到粉丝说吴宣仪像猫,看着埋在自己怀里的人,傅菁轻轻揉着她的头发,“我心疼你,我嫉妒你,我很喜欢你。”


吴宣仪什么时候睡着的她都忘了,被管理人员晃醒的时候,她搂着傅菁的腰狠狠地打了个哈欠。她摆摆手,阻止了准备叫傅菁的管理人员。


探头看着傅菁陷入沉睡的脸,恩,眼袋下去了些,抬手拍了拍傅菁的肩膀,把那人叫醒。


“要走了?”


“恩,新的一天来了,要去迎接新的战斗了。”


坐在飞往长沙的飞机,吴宣仪扭头看着歪着脖子毫无睡相的‘霸道总裁’,摸了摸她的头。


本以为睡着的人,却伸手抓住吴宣仪的手,把她的手拿了下来,转而和她十指相扣。


看着窗外的白云,吴宣仪突然有些期待这未来的两年,被傅菁紧了紧握住的手,吴宣仪长出一口气。


新生活啊,真好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